青雀

啊,假装自己没死_(:з)∠)_

【喻黄】剑与诅咒

注意:角色可能OOC!不适者请点右上角!

文笔不好请见谅(*/ω╲*)

这是lo主跟男友赌骰子输了的结果,请相信我是不想虐的【深沉的】

#高能预警!# #报复社会系列烧烧烧#

#西幻paro# #lo主男友丧心病狂##特意选在了七夕#

 

 

乌云覆盖住了天空,濛濛的雾气萦绕。

苍白,压抑,空洞。

 

卧室里

猩红的地毯铺满了整个房间,柔软的四柱大床醒目的放在正中间。

床的右边是一个喷水装饰,滚动的水晶球下流出涓涓细流,将下面的光明神像笼罩在一片水雾之中,庄严而神圣。

床的左边是一张红木的桌子,在昏暗的灯光下发着暗红色的光,像是凝固的血,上面摆着象棋,黑棋的骑士已经杀到白棋家门。

棋盘上有着一层薄薄的灰尘,挡住了棋子原本的光芒。不,不只是棋子,应该说这个房间到处都是这样,颓败的华美。

喻文州转身,漆黑的术士长袍袍角划过,带起了灰尘。

【没有他,世界如此无聊】

手指划过棋盘,将皇后拿起来在手里婆娑着。

【“咦~你又赢了啊,文州文州你就让让我嘛让让我嘛,每次下棋都是你赢,偶尔也让我赢一次啦。”】

会再输了之后撒娇的那个人……

已经不在了……

松开手,皇后从手指滑落,深陷在红色丝绒之中,没有发出半点声响,就像是一种无声的嘲讽。他还在的时候,这里从不会这么安静,寂静到寂寥。

随手发出黑色的火焰燃烧形成一支箭,射向了身后。黑色的火焰像是要燃尽一切,高高窜起的火舌顺着窗幔舔舐上去。

【曾经的甜蜜,如今都是剧毒】

“少天……”

热浪翻涌而起,模糊了视线。高温蒸腾着,也沸腾了思绪。

【在荣耀这片饱受战乱之苦的大地上,祷告声、呻吟声、轰鸣声响响彻天际,光暗之争仍未结束,死亡和绝望到处蔓延,人们在战火中挣扎着死去。战争缘何而起早已不可考究,仇恨随着屠戮不停的堆积,曾经的好友、夫妻因信仰不同而反目,倒戈相向。血,染红了一切……】

“少天……”

【左肩伤痛难忍,尘土、血液浸湿了长袍,就算是被保护的很好的远程,在战争中受伤也是不可避免的。然而作为黑暗神属的第一术士,喻文州还得咬牙继续。古老而晦涩的咒语带着某种韵律从嘴里吟唱出来,布下了幽魂缠绕和死亡之门,只等敌人的踏入,然后将其吞噬殆尽。】

“少天……”

【“报告!光明神属的人已经落入陷阱了!全军覆灭!”

“太好了,对方是谁带领的?”

“是由光明骑士长带领的骑士团!这可是他们最精锐的力量了,喻文州,干得漂亮!”

 “……谁?”下意识的,再次问了出来。

“光明神那边的光明骑士长啊,就是号称剑圣的那个黄少天!”

“这次的胜利是我们的了!”

“就是就是,连黄少天都中招了,喻文州你太厉害了!”

“黑暗之神万岁!”

剑…圣……?耳边的欢呼声、赞美声与祈祷声渐渐模糊,伴随着疼痛离他而去,大脑变得一片空白……

少天…死了……?

我干…的……?

不理会那些招呼自己一起狂欢的人,跌跌撞撞的跑回了战场。

“他干嘛去了?”有人看到了这一幕。

“不要管了,也许是有什么事要做呢?大人物的想法咱们哪能懂啊。”

“也是。”

于是,狂欢继续。】

“少……天……”

【磕磕绊绊的跑到亲手设下伏击的地方,空气中还残留着黑暗和亡灵系魔法残留的气息,然而地上却一片空白,连尸体都没有留下……

一片空白……

突然,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吸引了视线。

精致而华美的,泛着金属的光泽,与这灰扑扑的环境形成了极大的反差。

这,是少天的配剑…冰雨!

踉跄着扑过去,把剑捡起来抱在了怀里,眼泪终于在这一刻决堤。

“少天!!!!!!”】

“…少……天………”

将自己的灭神的诅咒与他的冰雨一起抱在怀里,任由火焰爬上袍子,点燃自己的身体。整个人跪在地上一动不动,就像感觉不到疼。

漆黑的火焰熊熊燃烧着,鼻尖嗅到了肉烤焦的味道,却感到浑身发冷,冷到颤抖,只能紧紧的搂着,搂着怀里冰冷的武器。

没有了那人温暖的笑容,即使火焰再灼热,也不能融化已经冰封的心。

“少天……”

 

火,熄灭了。

曾经华美的宅院变成了一片废墟。

在一片焦黑之中,只有交错放着的两把武器依旧闪闪发光。

那是……

冰雨和灭神的诅咒

剑与诅咒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1 )

© 青雀 | Powered by LOFTER